落羽冯天

向头像作者致敬!

天降面码(上)

emmmm突然冒出的脑洞:

面码:哇哇哇!

鸣人:怎么办啊佐助!

佐助:(写轮眼)睡觉!

面码:……

鸣人:……

——算是鸣人生贺?

@我在东篱采菊花  表示突然冒出的脑洞哦,当初确实什么也没答应哦


天降面码(上)

鸣人继承木叶城主后不久,当初为他指路到千寻山的大蛇丸再次登门拜访,鸣人十分热情地接待了他。

“啊呀,真是太感谢大师了,”鸣人真心实意地说:“多亏了大师指点,我才能顺利找到佐助。”

大蛇丸从头到脚都掩在厚厚的斗篷下,看起来仍旧阴森森的。听到鸣人的话,他笑起来,沙哑的声音里夹杂着难听的“嘶嘶”声,像蛇一样。

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...

《幸福这种事》衍生物--博人的绮念(全)

emmm今天刷lofter的时候看到一篇文很喜欢,点左下角小红心的时候却弹出“user  in black list”。一开始以为是系统错误(老年选手勿笑),认真百度后确定没有到人家文后发过什么不当言论或者搞逆拆(我是在鸣佐tag下没错啊,原著拆CP不是我的错我也很郁闷啊),大概是发的东西触了人家的雷或辣了人家的眼,于是被拉黑了——好尴尬.jpg

稍稍有些介意,于是认真反省了一下。

结果就是——哈哈哈管他呢

所以这里认真脸:以下有雷哦,天雷滚滚哦,严重OOC哦,辣眼睛不负责哦

这是计划里最后一篇,注意博人还小,为啥也叫绮念,因为在下有强迫症(抠鼻.ipg)......


【鸣人长信】致佐助

中秋贺文

——是的,这是《香磷的绮念》里,鸣人写给佐助的那封长信

全文1.1w,一发完

至于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长的信,内容只有这么一点点,是有原因的

——比如,考虑到佐助眼睛不舒服,鸣人的字很大

——比如,这可能只是节选

——再比如,好吧我承认是在下憋不出来了(笑哭)


天雷预警:里面有部分关于鼬神的评论,在此强调仅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鸣人立场,不适请点右上角X


致佐助:

见信安。

听卡卡西老师说,负责监视大蛇丸的人在那边见到了你。知道你有安身之处,不必受流落之苦,我也能稍稍放心。这些年来大蛇丸还算安分,但绝不是什...

【鸣佐】他心爱的人(06)

①19岁转生卸妆鸣×17岁长生不老佐

②忍界覆灭后五百年,模拟战国时代

③俗套的“无论转生多少次都会爱上你”剧情

④有私设,接《幸福这种事》 《大名的绮念》

前文请戳合集


他心爱的人


06.

修炼结束后,师范将鸣人留下,带他到自己平时休憩的房间。等两人都坐下后,日向开门见山地说:“你最近剑术进步很大,是和人私下练习过吧。”

鸣人忙躬身解释:“是有和人私下练习过,但对方只是陪练而已。”

日向摆摆手,表示自己并不介意:“不知那位大人修炼的是何流派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鸣人支吾了下,说:“应该只是家传的剑术。”

“哦?是位隐士高...

【鸣佐】他心爱的人(04-05)

①19岁转生卸妆鸣×17岁长生不老佐

②忍界覆灭后五百年,模拟战国时代

③俗套的“无论转生多少次都会爱上你”剧情

④有私设,接《幸福这种事》 《大名的绮念》

前文请戳合集


他心爱的人


04.

佐助和九喇嘛一路避着人来到湖心岛,九喇嘛环顾下狭小的茶室,不由切了一声:“他就让你住这种地方。”

“我无所谓。”佐助说着,端起木盆到茶室外的转轮水车旁打水,擦洗起来。

九喇嘛给自己找了个坐垫。“也是。现在这个世界,对我们这种存在可不算友好,还是尽量低调些——说起来,”他眯眼看向窗外高高的天守阁,“能够自由出入本丸,这个鸣人的地位可不低...

【鸣佐】他心爱的人(02-03)

食用说明:

①19岁转生卸妆鸣×17岁长生不老佐

②忍界覆灭后五百年,模拟战国时代

③俗套的“无论转生多少次都会爱上你”剧情

④有私设,接《幸福这种事》 《大名的绮念》

前文00-01


他心爱的人


02.

“到此为止!”

端坐在正中的裁判举手示意。鸣人和对手收剑,互相行礼。

修炼结束后,鸣人坐在廊下收拾好竹剑和护具,刚要起身离开,忽然被人一把从背后揽住了肩膀。

“听说你悄悄带了人回来,”揽住他的犬冢牙笑嘻嘻地说:“不会是女人吧?”

“怎、怎么会!”鸣人耳根一红,赶紧否认:“我怎么会做那种事!”

“真的没有?”牙一副...

【鸣佐】他心爱的人

emmm原本想要把《博人的绮念》写完但忽然想要写一下鸣人给佐助的长信,写到一半突然又开了个脑洞于是忍不住开了新坑……艾玛这可咋整(笑哭)

算是《佐良娜的世界》的番外《幸福这种事》的衍生物《大名的绮念》的衍生物(什么鬼)?也可独立成篇

①19岁转生卸妆鸣×17岁长生不老佐

②忍界覆灭后五百年,模拟战国时代

③俗套的“无论转生多少次都会爱上你”剧情


以下放文


他心爱的人


00.

“嘭!”

又一束焰火升上半空,飞散的火花仿佛挟着漫天星河一同坠落,化作繁华街市上的灿烂灯火。画着浓妆的少男少女们簇拥着高大的彩车,在欢笑的人群中

《幸福这种事》衍生物--香磷的绮念(下)

《幸福这种事》平行世界衍生物系列之三,在情节上与前文互相补充

香磷的视角看鸣佐,可能很无聊,可能会不适

是的,请注意携带避雷针(哦呵呵)


香磷的绮念(下)

佐助出来的时候,香磷正在门口徘徊。她似乎有些紧张,在佐助询问地看过来时,支支吾吾地说:“木叶……派人来了。”

据说来人只有一个,被水月拦在入口外。如果是鸣人那家伙,早就不管不顾地冲进来了。佐助不紧不慢地走过去,就见水月对面站着一个年轻人,二十几岁的样子,戴着木叶护额,穿着上忍的绿色马甲。他看到佐助,先是愣了愣,随即咧开嘴笑了:“是佐助大哥吧?我是木叶丸啊。”

木叶丸?鸣人的那个小跟班?佐助快速搜索了一下,“三代目...

《幸福这种事》衍生物--香磷的绮念(上)

《幸福这种事》平行世界衍生物系列之三,在情节上与前文互相补充

香磷的视角看鸣佐,可能很无聊,可能会不适

是的,请注意携带避雷针(哦呵呵)


香磷的绮念(上)

若问漩涡香磷最想嫁的人,从始至终,毫无疑问,只有宇智波佐助。

缘分起于很多年前的一场中忍考试。落单的香磷被一头流着口水的巨熊盯上,不擅搏斗的她只能狼狈地奔走呼号。就在她最最孤立无援的时候,有人出来英雄救美——恰好还是位帅哥——那一刻,那人脸上温暖的笑容令她怦然心动,从此一眼万年。即使日后相遇,对方已经全然忘记了她,并且十分残忍地背叛了她,她心中仍没有对他的恨,只有那个时候的笑容,萦绕不去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漩涡一...

《幸福这种事》衍生物--樱的绮念(下)

《幸福这种事》平行世界衍生物系列之二,在情节上与前文互相补充

樱的视角看鸣佐,可能很无聊,可能会不适

太子爆尾预警


樱的绮念(下)

四个晓组织的成员抬着石棺一路疾驰,终于在一个隐蔽的地洞前停下来。这里曾是大蛇丸一处废弃的据点,里面是错综复杂的地下甬道。几人将石棺抬进去,一个同样穿着晓袍,头发花白的老婆婆走上前,向当前的一人低头行礼:“宇智波大人。”

几人纷纷拉下头上的兜帽。被称作宇智波的男人形容可怖,仿佛被石灰浆粉刷过的头部没有半根头发,密密麻麻镶嵌着很多只血红色的眼睛。那些眼睛有意识般不停转动着,眼中奇异的花纹,显示那正是宇智波一族引以为傲的万花筒写轮眼。

与他同...

1 / 3

© 落羽冯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